×

把美术创作写入民族复兴的历史上|谭和平专访 2023.10

023daily 023daily 发表于2023-10-31 11:34:23 浏览242 评论0

抢沙发发表评论

把美术创作写入民族复兴的历史上

谭和平

为中国美术培根铸魂

谭和平<弘川>,现为九三学社社员,重庆市九三书画院会员,中国楹联学会理事(研究员),中国楹联学会七届、八届全国代表大会代表,作品入编中国楹联大辞典、中国楹联大观等巨著。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,一级美术师,新蜀中五老七贤艺术家,重庆市美术家协会会员(第三届、四届美代会代表),重庆市中国画学会会员,重庆市楹联学会常务理事、会长助理,楹联书画院院长。涪陵区武陵山书画研究院艺术委员会常务主任,丰都县文学艺术联合会副主席,丰都县政协书画院副院长,丰都县美术家协会历任主席,丰都县弘川美术馆馆长,创办长江三峡书画院,历任院长。

中国画又称“水墨画”,可见“水”和“墨”的运用在中国画中的重要地位。

中国画在宋代文人画出现之前,一直是以宫廷绘画和民间画师的“勾斫赋彩”统治画坛,自苏轼、文同为代表的文人绘画出现之后才改变了这种单一的局面;元代以降更是水墨艺术大放异彩的璀灿时期,墨梅、墨竹、墨荷、墨兰、墨菊、墨葡萄等纯水墨画盛行一时,水墨山水也大师辈出,风起云涌,开创了中国画水墨世界的新局面。

谭和平先生的水墨葡萄艺术上承徐渭、吴昌硕、齐白石诸巨匠,下师苏葆桢、方风富等前辈大师,并在水墨葡萄领域开辟出自己的一片天地,为我们创作出一幅幅清新别致原汁原味的水墨葡萄艺术,给人以极高的精神享受和艺术震撼。

纵观谭和平先生的水墨葡萄作品,气势磅礴、淋漓酣畅、鲜活生动、光彩照人之气迎面扑来,葡萄在画家笔下已经不是现实生活中真实物象的模拟与翻版,怪叶狂藤、苍古老辣、风烟晴雨、潇洒飘逸,画家不拘于具体物象的描摹,生活中的“象”与艺术家胸中之“象”(意)溶为一体,画家以“意”写“象”,以淋漓水墨泼发于笔端,挥洒于纸上,“写”其“意”而达其神韵,所谓“意足不求颜色似,前身相马九方皋,其斯之谓欤”(陈去非诗)。

谭和平先生的水墨葡萄从生活中来,从传统中来,但又不是生活的翻版,传统的教条,画家既具有扎实的传统笔墨功底,又具有用笔、用墨处理画面,把握全局的能力。线的运用是中国画画的一门基本功,中国画的线条既是真实的,又是意象的,有时还是“抽象”的。神奇的线条抑、扬、顿、挫、干、湿、浓、淡、生、涩、苍、润表现极为丰富的艺术内涵和精神境界,小到须眉毫发、大到千军万马、大千世界,皆可“一线到底”。墨是线的艺术手段的延伸,中国画墨的运用更是千变万化,韵味无穷,中国画家视“线”(笔)和“墨”为中国画之灵魂,谭和平先生的水墨葡萄,那些穿行于纸面,流畅而生动,富于节奏与韵律的的线条将葡萄藤蔓的疏密穿插、交错往复表现得淋漓尽致,从中窥见艺术家深厚的用线的扎实基本功底,在用墨方面先生更是信手拈来,轻车熟路、运用墨色的浓淡、干湿、随浓、随淡、随干、随湿完美地表现出了那种纷繁复杂、空灵通透的艺术境界,在画面处理上能把握全局,注重构图的变化而整一,墨色处理主次突出、层次分明或重重叠叠、或疏疏朗朗、编织出了一曲曲“点”(葡萄)“线”(藤蔓)“面”(叶)之交响乐,犹如一首首抒情诗,给人以甜美的精神享受和强烈的视觉冲击。为中国水墨画艺术,在表现性方面创造出了新的元素,开辟了新的探索途径。

祝谭和平先生志存高远勇攀艺术高峰,扬帆远航,一路前行,努力创作出更多更优秀的作品,为中国水墨画的新发展作出努力。

——陈和莲

重庆三峡学院教授

重庆南方翻译学院